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展览中心 > 科创板背后:超330亿创投资金“加持”

科创板背后:超330亿创投资金“加持”

作者:好丹助孕时间:2019-05-31 22:05:43热度:95485
科创板背后:超330亿创投资金“加持”各路资本布局科创板受理企业,部分上市公司为盘活手中闲置资金,部分将投资基金视为“孵化器”科创板仍在“进行时”,一些资本早已

  科创板背后:超330亿创投资金“加持”

  各路资本布局科创板受理企业,部分上市公司为盘活手中闲置资金,部分将投资基金视为“孵化器”

  科创板仍在“进行时”,一些资本早已暗流涌动,提前入局。截至5月22日,共有110家科创板申报企业获受理。超过650只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携逾330亿元本金参股,投资覆盖超八成企业。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潜伏”在申报企业身后的有VC(风险投资)、PE(私募股权)、国有创投机构、产业投资基金、券商直投等多种投资机构。

  为何投资科创企业?选择企业的标准是什么?投资期限与哪些因素有关?在投资额上有怎样的考量?围绕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数位投资机构高管、董秘和相关人士,寻找其投资轨迹。

  资本“潜伏”科创板

  根据已披露的科创板受理企业招股书,背后有多种投资机构“潜伏”,包括VC(风险投资)、PE(私募股权)、国有创投机构、产业投资基金、券商直投等。

  其中,有超过半数的企业获得了以PE、VC为代表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参与,约四成企业背后有产业投资基金,三成企业获得有国资背景的创投机构投资,逾两成企业获券商投资。红杉中国、IDG资本、顺为资本等知名机构也现身科创板申报企业的股东名单。

  从投资集中度看,据投中信息稍早前的统计数据,所属网络安全、大数据、云计算、智能芯片等产业的受理企业,是私募最热衷跟投的项目。乐鑫科技、安博通、热景生物、山石网科等至少25家企业背后有4家以上创投机构。

  不少投资机构参投了多家受理企业,如深创投、元禾控股等创投机构投资企业数均在5家以上,中信证券、华泰证券、财通证券等券商,则是通过旗下公司分别参股3-8家受理企业。

  给企业发展“加分”

  整体来看,对于各方资本的进入,观点普遍认为对企业有正面推动的意义。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分析称,前期各类投资主体的进入,有助于科创企业的发展,也有助于科创板将来形成大量的后备力量。他表示,能够发行上市筹集资金的企业目前仍是少数,主板也只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在全国企业中比例非常小,科创类企业也一样。从这个角度看,投资基金对科创项目的发展更为关键。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认为,科创板获资金投入,说明这个项目是有发展前景的,某种程度上对企业也有信用上的背书作用,对企业有正面、加分的效应。

  安信融资本合伙人步日欣分析称,如果是产业链上下游的上市公司产业投资基金,会对产业合作有些促进作用,但若仅仅是参股,对产业合作的促进效应,实际效果不是很明显。

  谈投资目的

  为何青睐科创板申报企业?

  考虑盘活手中闲置资金,或将投资基金视为“孵化器”。

  110家企业中,有42家科创板申报企业的投资方为上市公司参与设立的产业投资基金,占比近四成。

  为何产业投资基金青睐科创板申报企业?上市公司与被投企业是否合作?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达安基因、羚锐制药、思美传媒、誉衡药业,他们均通过产业投资基金间接持有申报科创板上市的企业股份,分别为赛诺医疗、华熙生物、当虹科技、天淮科技和江苏北人。其中,誉衡药业持有后两家公司的股份。

  “我们将投资基金视为‘孵化器’,做医疗产业孵化,希望能够建立生态圈以实现资源共享。因此,包括赛诺医疗在内的投资都算战略投资。”达安基因董秘表示。根据2015年达安基因发布的《关于投资设立医疗健康产业创业投资基金的公告》显示,产业投资基金重点投资于达安基因或其关联方运营管理的广州市专业孵化器内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及其他广州市新兴医疗健康产业领域企业。

  达安基因投资的广州达安京汉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企业目前投资了8家公司,全部为生物医疗公司,其中两家公司已在新三板上市。达安基因董秘表示,基金持有赛诺医疗的股份少,目前跟该公司的合作也较少。

  也有企业通过间接持股与被投公司建立了紧密的业务联系。比如宁德时代通过晨道投资,间接持有科创板申报企业利元亨3.75%的股份。而利元亨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宁德时代位列利元亨前五大主要客户,销售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4.09%和9.45%。

  除了战略投资,还有一部分上市公司将部分闲置资金,通过认购私募基金份额的方式,来成立股权投资基金,目的是获取财务收益。

  羚锐制药、思美传媒、誉衡药业董秘均表示,公司作为LP参与产业投资基金时,更多的是考虑将手中的闲置资金盘活,目前与被投的科创板申报企业没有业务往来。受访董秘均表示投资决策交由基金的GP团队,公司不会干预基金投向,资金投向科创板申报企业并非上市公司故意为之。

  步日欣分析,一些上市公司通过并购基金参股科创板申报企业,并购基金属于战略投资,并购基金的设立初衷,就是将投资企业纳入上市公司的版图,不过不排除一些上市公司通过并购基金先参股后,发现投资项目发展状况良好,体量超出了上市公司收购能力,最终转变为财务投资的情况。

  谈投资金额

  为何投资机构持股偏低?

  重点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单笔融资额一般也不会太多。

  记者通过梳理数据发现,投资机构持有受理企业股份的比例普遍较低,多在10%以下,少数基金持股比例不足1%。

  而一些投资机构本身资金量并不小。例如2017年入股嘉元科技的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持股比例1.16%。官网资料显示,该基金是国内首只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国家级政府引导基金,首期规模人民币60亿元,受托管理方为国中创投。

  对于在投资额上的考量,国中创投高级副总裁张庆告诉记者,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顾名思义重点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对于中小企业,一般处于发展的早中期,项目不确定性较大,风险较高,为控制基金的投资风险,保障出资人的资产安全,同时支持企业的发展,一般企业估值水平不宜过高,为确保实际控制人的控股地位,保持企业良好的激励约束机制,单笔融资额一般也不会太多。

  “中小企业先天的特性决定了我们的投资策略。按行业的数据统计,一般对中小企业的单笔投资在3000万左右。”张庆称。

  思美传媒、誉衡药业的董秘也对记者表示,基金投资标的往往较多,这就导致单个公司持股比例均较少。

  步日欣认为,标的分散并不会影响投资回报。Pre-IPO项目投资,因为公司即将上市,估值普遍已经较高,为了分散风险,产业投资基金在单个公司的资金占比不会太大,能达到5%就已经很高。只要上市后股价表现较好,依旧可以获得可观收益。

  谈投资期限

  如何判断退出时点?

  根据项目发展阶段、行业发展趋势和资本市场宏观环境综合判断。

  投资期限与哪些因素有关?

  国中创投高级副总裁张庆告诉记者,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深圳有限合伙)存续期10年,有充足的时间培育企业成长。具体到项目上,在存续期之内,会根据项目的发展阶段、行业的发展趋势和资本市场宏观环境综合判断持有时间和退出的时机。“比如技术领先型的早期项目,我们会持有较长时间;技术相对领先,行业处于高速增长期,我们会选择中短期持有,适时推进企业IPO和并购。行业处于顶峰,技术没有优势,价格较高的项目,我们一般谨慎介入。”

  在确定投资期限之前选择企业时,就会考虑产业成熟度。前述提及的嘉元科技,从事各类高性能电解铜箔研究生产,产品应用在新能源汽车、3C数码等领域。张庆表示,在投资企业的选择标准方面,国中创投以研究先行、投研结合的投资策略。具体在新能源汽车上,从电池材料开始研究,确定了几个关键环节,每个环节根据产业成熟度,有不同的选择标准和投资退出的时间节点。

  另一家有国有背景的创投机构金茂创投,持有科创板申报企业广大特材3.9%股份。金茂创投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很多年前就投资了广大特材,其自身发展比较好,现在筹备上市了。目前没有退出协议。

  郭田勇表示,一些市场化创投基金相对期限较短,从受理企业研发投入需要的可持续性来讲,非商业化的政府引导基金具有一定优势,其本身具有政策性,而且对企业来讲融资成本更低。

  新京报记者 张姝欣 程维妙